Meng's

櫻花樹下的河道旁
淺落河堤的肋骨,你找到了
路很長,一起走

我絲芙說

他要給我找一塊灰洲烏木的

辟邪


掛脖子上可像餅乾呢不是?


咳咳,內什麼

不是博弈

是最深刻又本質的感知

很少用的句式現在可以不用繃住地用了

即便你不用,我當然也知道

量子糾纏,既宏偉,又微觀

無時無刻…

是誰撥動了琴弦

蕩漾其間

燭光杯影

心塵醉夢蒙眼…


我所界定的成長

可能是在對任何事不抱有希望和熱情的時候學會自負盈虧,獨善其身

加油吧唐唐…


這杯濃縮喝難得喝的我舒心…完美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