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g's

櫻花樹下的河道旁
淺落河堤的肋骨,你找到了
路很長,一起走

我絲芙說

他要給我找一塊灰洲烏木的

辟邪


掛脖子上可像餅乾呢不是?


咳咳,內什麼

不是博弈

是最深刻又本質的感知

仔細看了那些故事裡的文字

悉數記憶著

回憶外的人觸碰不到,也無法抽取

那便是最好的自由


嗯,還是不如溫暖過生活吧